熊致雅:文旅也可打造众创空间


熊致雅

中国文旅创客联盟由绿维创景规划设计院、全国房地产经理人联合会(简称全经联)、中国文化遗产与可持续发展专项基金、中信国安、光影侠股份、创客空间等联合发起参与,打造中国文化旅游创新创业平台。文旅创联(北京)企业孵化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熊致雅认为,文化旅游产业同互联网产业一样,也有许多创业团队有孵化的需求,因此文化旅游产业同样也可以做出优秀的“众创空间”。

《现代物业》:“文旅创联”是什么样的“众创空间”?跟传统的创业咖啡馆或联合办公空间有什么不同?

熊致雅:我首先谈谈创立,应该说之前(在其他产业的附属项目下)已经做了很长时间,但是现在终于正式地成立了一家公司,也就是在“文旅创联”整体的结构和品牌下,打造的一个中国文旅创客的联盟。不久前,我们跟全经联的孵化器进行了一个战略合作的签约。全经联的孵化器,实际上涵盖了很多产业,而我们在它的里面只做文旅这一板块。

我们最早做“创客”这件事,实际是在2014年,在和中信国安的一个项目里面提出了“创客”这个概念。到了2015年,李克强总理把这个概念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以后,这个概念才真正地火起来。现在很多人都在参与,那么众创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每个人都是基于自己的基础和DNA在做。

简单介绍一下,文旅创联这个公司有两大类业务。一类业务就是为开发商、投资人、想要做众创空间的人去打造众创空间,为他们策划、设计和运营,我们叫一体化解决方案。因为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也做了些实实在在的案例。对未来来说,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值得去专门做的好事情。简单地说,现在已经梳理出八大系统:接待会议系统、活动娱乐系统、生活配套系统、网络支持系统、安全防护系统、企业服务系统、商业展示系统、联合办公系统。现在做众创空间,并不是一个传统的工装公司,不只是简简单单的装饰,或只是按传统的办公功能需求来设计的一个空间。而众创空间有很多的复杂因素。我们针对市场上创客的意见大致把众创空间分为联合办公空间、创客工坊空间和创客商业空间这三类。

另外一项业务——中国文旅创客联盟,就是我们的核心。这是一个孵化器性质的联盟,主要是针对文旅板块的创新创业者的,为他们提供产业规划支持。这个联盟的本质是没有排他性的,是完全开放的,跟全经联、中信国安以及中国文化遗产可持续研究发展基金合作,还有很多其他的联合发起者。我们可以和市面上所有的众创空间合作,进行文旅板块众创空间的策划、设计和运营。

实际上这两大类业务,是上下游的关系。上游是投资人,考虑怎么做众创空间,想做什么孵化器,做些什么。


丽江古堰画乡

《现代物业》:在下游方面做些什么?

熊致雅:我们在下游是实实在在地做文旅创客的孵化,为文旅创客们提供所需要的服务。我们总结创业者有五大需求:资金、流量、扶持、成长和场地。文旅创客,应该是一个圈层。中间形成了文旅创客联盟这个机制,外缘实际上就是旅游产业的老要素和新要素。

老要素:吃、住、行、游、购、娱。吃,对接创意美食、创意餐饮、地方小吃等;住,是创意客栈、创意酒店等;行,以前是旅行社给大家规划一个路线,那么现在有大量的线上App;游,景观、景区设计公司在娱乐上有先天优势,户外玩卡丁车、潜水,还有做机器人的。这些板块都可以很好地对应到一些传统行业里。

新的六要素:商、养、学、闲、勤、骑。实际上都有相对应的创业公司、机构甚至团队。以这样一个圈层来形成中国文旅创客联盟,我们去孵化他们,只要是他们需要的,我们就提供。通过外围的资源、资金、流量、扶持、导师、人才、市场、保护、场地、培训等全要素,再通过外围的网络平台,就可以充分地聚合社会资源,在这个平台上,打造出一个文旅创客的生态圈。

在这个生态圈里面,我们利用创客学院、创客工坊、创客大赛、电商、创客沙龙,包括联合办公的形式来孵化他们。其实这里的每一块单独拉出去都会有赢利点、赢利模式。但是这并不是孵化里最核心的赢利。现在初步确定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强化它,这个联盟是我们的产品。我们的用户就是文旅创客,可以快速地帮助他们用更低的成本在文旅板块创业。

我们正在跟丽水市做一个景区的5A级提升,这个项目提升5A的核心,是以古堰画乡为核心往外延伸8.6平方公里,以这个面积为核心区来打造整体的景区。在提升的过程中间要做建设,原来是一条老街,有很多艺术家在里面画画,有各种各样的商业业态,但是它需要发展,需要扩大面积。可以通过文旅创联导入创客业态,景区有了内容,创客有了市场,有了直接孵化的空间。我们会拿一条街出来做创客街,会取一个更好听的名字,但是意思是这样的。文旅创联创客们的项目,选择四种主要的业态融进去。对于这种景区休闲商业街来说,主要的分为四种业态:餐饮、酒吧、客栈、商店。商店就是文创场地了,前店后厂这样一种形式。

每一个团队现状不一样,我们会根据团队不同的需求,按照他的紧急程度给提供相应的扶持和服务。

《现代物业》:不同的办公空间如何规划?

熊致雅:联合办公型的主要形式是大家在一起,像常规办公室里面一样,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然后加上智能互联系统等,偶尔也有配置小型工坊或实验室的。

还有第二类,比方说我们正在打造的戏剧工厂,这种类型属于文旅板块,也属于创客工坊类,会有一些小的办公室,但是在创客工坊的空间里就不占主导了。这些人需要更多的是大体量的空间,可以做雕塑,做大的装置,做很多优美的道具,甚至可以用威亚在上面吊来吊去的。这一类的空间我们目前这样称为创客工坊空间。

再有是创客商业空间。就像刚才提到的创客街、创客综合体。我们以前也做过一个方案,一个可移动的商业综合体,这个综合体是用集装箱打造出来的,有一万多平方米的体量。可变形、可移动、非常有意思。

《现代物业》:提到创意办公室就会和谷歌相比,还有WeWork。国外的经验相对比较丰富,那您认为我们中国需要怎样的一个创业文化,或者是一个低成本的办公文化?

熊致雅:最早应该说是谷歌做了这样一个创意办公室,所以谷歌实际上是有的放矢地在做设计,根据自身的需要去启发员工的创意出发来进行设计,他们以一个组织、机构为核心。WeWork这种联合办公空间的这种形态出来之后,是在某些领域、行业得到了比较好的应用。

应该说本土孵化器是一个文化属性的问题,这个问题还真值得考虑。因为大家都在讨论众创空间,一进去之后会发现,很西化,起码从装饰元素上来讲,是西化的设计。或者说这叫国际化。我觉得这种国际化的俗称并不坏,但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更多的把我们本土的文化和精神内涵植入进去。这是个意识形态的问题。这更多的要求我们对本土创意和创业者进行了解和深入的研究。包括持续的服务后,会在这个生态系统里面形成一种意识形态,然后再把它表达出来。前期从空间设计的角度上,没有必要去刻意为之。

创客空间我认为有一个特点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就是它的开放性。在建筑空间里面,用八大系统来梳理,一楼、二楼是做商业展示的,建立创客直接面向市场的平台,甚至是零售。当然要看具体的孵化器的定位如何。再往上的楼层就是联合办公的空间。联合办公的空间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工位,每一层都有服务台,都会有服务专员,及时为创客进行服务。我们会设计一些很好玩很有趣的这样的一些空间组成的部分。比方说我们在室内的空间里会制造一条跑道,在窗户边上做一些吧台,实际上是为了提倡运动办公,提倡站立办公,也是一种对创客的服务,不要一天到晚坐着,可以多多运动起来。

《现代物业》:您如何理解李克强总理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说法?

熊致雅:“创客”的定义到底是什么?之前我们把创客叫“Maker”。国内的一些平台上面就给它定位,说是把想法变为现实的一群人。现在在国家层面的指导下,大众创新、创客的概念就不仅仅只是如此了,它会涵盖很多领域,包括传统领域也都涵盖了。文旅这个板块是特别好的切入点。我们本身是规划设计院(北京绿维创景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在旅游规划行业里面做了十多年,有非常深的根基扎在文化旅游产业里面。我简单梳理一下,国内大概有50%以上,至少有50%以上的景区,大、中型景区都有我们的服务,有直接的联系。这十几年来,中国的旅游行业发生很大的变化,景区的投资人、开发商、包括政府,在景区的可持续性发展上会有遇到很多很多的问题。归纳出来,那其实最大的一个诟病是长期运营。对于开发资源,可以说选择一个规划水平好一点的规划设计院就解决了,建筑设计、景观设计、园林设计,都可以设计很好,但是对于长期运营来说它缺少内容,缺少文旅产业最核心的东西,这才是最大的一个问题。

现在的一个时代背景应该叫大众度假时代来临。从旅游、旅行到大众度假,国家现在也出台了法定的带薪休假制度,实际上就是在推动这一产业发展,更快地去转型升级。但现在很多游客大部分都出国了。他们为什么要出去?大家更多的还是满足休闲度假的需求(而国内满足不了)。文旅这个行业,将会有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背景。利用我们扎实的基础,提供众创空间的设计,来满足新的市场需求。

(原载于《现代物业·设施管理》2015年第6期)

 

(责任编辑:admin)


本文为《现代物业》、公地网(gongdy.com)联合版权所有,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admin@gongdy.com。

© 2017公地科技  |  京ICP备15057944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