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奥斯特罗姆:聆听自己和别人的声音


奥斯特罗姆夫妇

北京,一个昏沉,闷热,经常依靠空调来调整心情的城市。

然而这里又有许多领先国内的研究机构。“多元文化视角下的社区治理”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07年6月24、25日在这里召开。

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公共安全研究所、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政策、规划与发展学院主办,和谐社区发展中心、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城市管理广播、现代物业杂志社协办。

我的朋友和老师陈幽泓教授为了这次会议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心血,她的宗旨是: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现代中国的和谐社区与和谐社会建设尽我们所能。我想她的目标应该能够达到,至少这次会议所获得的资讯和启发,足以说明举办这次会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还有冯金磊、赵静,他俩同时也是现代物业杂志的记者,在这次会议中承担了主要的会务组织工作;还有他们的同学、学弟、学妹们,为会议服务所做的一切,保证了会议的圆满成功,应该特别感谢他们!

作为一个参加者,当时和事后的收获都很丰富,这里只记一些对我影响特别深刻的吧。

白发苍苍的文森特·奥斯特罗姆与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教授夫妇参加了会议

享有国际声誉的政治经济学大师文森特·奥斯特罗姆是印第安纳大学政治学系阿瑟·本特利荣誉退休教授,该校政治理论与政策分析研究所创始人,公共选择理论的开创者之一。他一生致力于人类社会中宪政自治秩序的建构和自然资源的管理,曾参与起草《阿拉斯加州宪法》,并曾任美国国家水资源委员会等众多机构的顾问。他是包括《宪政经济学》等多家学术杂志的编委,并曾任《公共行政评论》的主编。因对联邦主义等问题的开创性贡献,他曾被美国政治学会等组织授予多项荣誉。其重要著作《美国公共行政的思想危机》、《复合共和制的政治理论》、《美国联邦主义》等均已被译成中文。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是印第安纳大学政治学系阿瑟·本特利讲座教授,该校政治理论与政策分析研究所共同所长,制度、人口与环境变迁研究中心共同主任。她对制度分析理论、集体行动理论、可持续发展、公共资源等领域的研究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并因而获得了众多的荣誉。她曾任美国政治学会、中西部政治学会、公共选择学会、国际共有财产研究学会等组织的会长,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获得著名的弗兰克·塞德曼政治经济学奖和约翰·斯凯特政治学奖,并被密歇根大学、瑞士苏黎世大学、荷兰社会研究院等授予名誉博士学位。

文森特·奥斯特罗姆在身体极端不便的情况下来到中国,并多次非常困难地站起来面对代表们发言,尽管从他的声音已经听出他的衰老,但是他的思想却让我受到震慑。

他说:我们应该记住中国人民的伟大先贤孔子说的话,他也是我们全人类的老师。我们所要做的,不过就是要把他们的思想更多的实践。

他还说:我这次来到中国,看到中国人民如此富有创造力,如此勤奋,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解决你们面临的问题。

在正式会议上他基本不插话,在他发言时,他总是很绅士的站起来(这个简单的站起来几乎要在别人协助下花费他一分钟的时间)面对听众。

他告诫我们说:我们必须学会聆听别人的声音,学会理解别人的意思;一个人知道自己怎么想是不够的,要体会别人怎么想才是最重要的。

尊敬的奥斯特罗姆夫人同样是著名的学者,同样的老迈,她却始终在一旁为自己的丈夫解释着她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并不时用顽皮的动作和表情带给所有人轻松的感觉,好让大家相信她可以把自己和自己的丈夫照顾得很好而不会给别人增添麻烦,这种自尊的风度让我油然生敬。

让我们看看美国的业主大会投票权制度

罗伯特·尼尔森,没有在资料上看到对他的详细介绍,但是他在全体会议上的首场报告,最能解答我对美国的业主大会、业主投票权制度以及物业管理的权利义务方面的疑问。

这些疑问同样可以给关心业主投票权,以及物业管理的权利义务的人一些启示。

他说:在美国,入住业主必须达到66%或者75%(不同的州。作者注,后同),才能成立业主协会(相当于我国的业主大会);

在不足这个比例之前,政府要求开发商负责物业管理事务,直到应该移交给业主协会的时候;

业主协会成立以后,如果要重新改选物业管理企业或者修改合同,必须获得75%以上的业主投票权(同意?);

由于美国人不喜欢被别人管,所以参与社区管理的人比较多,现在已经有(调查范围)60%以上的社区有业主协会,并且已经有了全国委员会。

在美国物业管理企业(专业的?独立的?)是比较少的,这要看业主协会成立以后是否需要他们。如果不需要,他们可以聘请其他一些专业公司和人员来管理。

社区管理与行政管理的关系

在业界,以特里·库帕教授为首所成立的公共参与中心和对大洛杉矶区社区居民组织领域作的研究也非常著名。库帕教授曾经是美国国家公共行政学会小组成员,多次为国家政府组织进行行政伦理的培训,著述很多,其中《负责任的公共管理者:实现行政责任伦理的途径》已出中文版。本次会议美方学者由库帕教授带队。

库帕教授说:美国的社区业主协会2001年有18%左右(其实那时候未必比中国多多少),现在发展到27万5千个。这些业主协会在社区治理方面起到了参政议政的作用,有些地区甚至超过了行政管理的作用。

由王锋、库帕、陈幽泓联合开展的研究课题,针对北京已经成立业主大会的138个小区开展调查,结果显示:

已经成立的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最不能解决的事情,第一位是业主内部的问题。

这和我通过研究现代物业创刊5年以来,已经报道或者得到资料但是没有报道的200个左右个案分析结论是一样的,我的表达方式是:

我国已经成立的业主大会(业主委员会)基本上是因为维权需要而成立的,没有因为自律的需要而成立的!

——这是与美国业主的参与意识和成立动机存在的最大差异吗?

我国所有的纠纷报道中,没有看到一个反省和检讨的个案。

物业管理与公民素质

北野先生是我敬佩的人之一。我和他的共识是,物业管理面临的困局不过是当前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不过是中国历史发展中最常见的普遍问题在一个时期中某个特定事物上的表现罢了,那就是:中国的国民素质亟待提高,物业管理的矛盾不是谁与谁的过错,而是全体中国人(包括我自己)国民素质相对落后的地方发生的碰撞而已。

但是北野先生与众不同的是,他是从公益的角度去研究这样一个问题,这个本来应该是由其他更有责任的人去研究的问题。而且他还取得了相当的成效,通过著书立说和各种会议场合,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他的思想,接受了他的建议。

另类印象

最近人民大学的老师们在电视上的频频出镜,无不体现出这所大学在社会学领域的积极表现和专业水准,亲临现场,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师生们学术和智慧的领先风范。同样很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学府,校园里除了明德楼以外,却满是平庸的建筑物;在学校西门口,是一个十字交通干道,从校门进出的人们,大多数是旁若无人地闯红灯。很想把它也当作一个趣味问题请教北野先生:专业水准和闯红灯,哪种现象更能代表国民素质?

 

(责任编辑:高见)


本文为《现代物业》、公地网(gongdy.com)联合版权所有,禁止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admin@gongdy.com。

     

© 2017 公地科技  |   京ICP备15057944号  

返回顶部